<var id="pj5tj"></var><var id="pj5tj"><strike id="pj5tj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pj5tj"><dl id="pj5tj"></dl></var>
<cite id="pj5tj"></cite>
<cite id="pj5tj"></cite>
<var id="pj5tj"><video id="pj5tj"><thead id="pj5tj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pj5tj"><dl id="pj5tj"><listing id="pj5tj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thead id="pj5tj"></thead>
塔河新聞網 網站首頁 資訊列表 資訊內容

[古裝玄幻]萬古神帝 [連載中]小說全集閱讀 |江尋月|小說免費完整版

2020-01-08| 發布者: 塔河新聞網| 查看: 144| 評論: 3|來源:互聯網

摘要: 萬古神帝最新讀物萬古神帝下面是其中精彩章節分享,文末有彩蛋第一章丁烈“江尋月,我喜歡你!”天劍宗,龍...
萬古神帝 》完整版已經被微信公眾號:【最新讀物】收錄,關注后回復: 【萬古神帝】或【112】 其中 部分文字,即可閱讀全書章節!

  下面是其中精彩章節分享,文末有彩蛋


第一章 丁烈“江尋月,我喜歡你!”

天劍宗,龍門山廣場,人山人海,連天空之上,都停留了不少的弟子。他們都是看著望月石旁的兩道人影。

一男一女。

那女子一襲青衣,身段婀娜,素手提著一柄三尺青峰。柳葉彎眉之下,美眸神采奕奕,如有神光迸發而出,帶著一股犀利的劍意,讓人不敢直視。

絕美的容顏下,有著一種超脫于世間的朦朧感。此人便是天劍宗外門第一人——江尋月。

一位來自于一座青山小鎮的年輕女子,有著一身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,和絕頂天資!而此時此刻,在她身前,跪著一位身著白袍小生。

略顯稚嫩的面孔下,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,顯得有些潮紅。剛剛那句表白,便是從他口中說出。

少年名叫丁烈,同樣也是天劍宗弟子。三年前,他與江尋月許下諾言,今天便是履行諾言的時候!

在龍門山廣場上,匯聚上萬的弟子。他們都是聞訊而來,來看這一出好戲。

“江師姐和丁師弟從小青梅竹馬,如今也算是天作之合了?!?

“是嗎?狗屁個天作之合!我可是聽說這丁烈,入宗三年,方才突破后天三重之境。相反之下,江師姐早早便已先天。兩人之間,簡直就是云泥之別!”

“你們叫個屁啊,人家江師姐都還沒有答應了。如果是兩年前的丁烈,或許江師姐還會答應,但是現在嘛……”

“就是,江師姐這種天縱之才,必然會進入內宗,一飛沖天!她肯定不會答應丁烈的!”

當丁烈那句話喊出的時候,人群中爆發出高聲談論,吵鬧無比。

聽到下方的議論,丁烈的略顯稚嫩臉上沒有絲毫的慌亂,反而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期待的望著眼前那位青梅竹馬的絕美女子。

一襲青衣的江尋月輕抿嘴唇,眼神平靜,看不出絲毫波瀾。她靜靜的望著單膝跪地的丁烈,緩緩伸出玉手,將那丁烈手中的玉鐲拿了過來。

人群中頓時一片嘩然。

“怎么可能,江師姐接受丁烈的追求了?”

“我不信,我肯定眼花了,江師姐怎么可能接受一個廢物的追求?”

“這丁烈五條靈脈蟄伏,僅剩半條,江師姐可是七條靈脈的天才,怎么可能會答應?”

這下子,比起剛剛的談論來,更加躁動。

然而望月石旁的丁烈與江尋月,卻沒有被喧囂給掩埋。

江尋月將玉鐲帶好之后,沒有再看丁烈,反而是轉頭望向吵鬧的人群。

“你看?!苯瓕ぴ滤厥州p抬,指著喧鬧的人群。

丁烈順著她所指看了過去,那里響起一片噓聲。

“他們,還有他們,都覺得我們在一起不合適呢?!?

江尋月嫣然一笑,笑的有些冷酷。隨后臉龐的笑容逐漸斂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。

丁烈沉默不言。

他在天劍宗的地位的確顯得太過尷尬,經常被人叫做廢物。但江尋月卻不一樣,她是天劍宗的天之驕女,如日中天,就在前不久已經進入內宗。

兩人的身份,已是一個天一個地。天劍宗的弟子自然不看好他們。甚至連天劍宗的高層長老,都是極力反對兩人的事。

之前,丁烈可沒少被針對。

“你覺得我們在一起合適嗎?”

這時,江尋月突然轉頭望著他,似笑非笑道。

丁烈頓時臉色煞白,身軀不可察覺的搖晃了一下,眼神充滿了不敢置信。

看到丁烈的樣子,江尋月搖了搖頭,沒由來覺得有些可憐,淡淡的道:“在三年前,你本是五條靈脈、先天之體的天才,卻在幫我驅除寒毒的時候,受到影響,導致靈脈蟄伏,先天之體不顯,形同廢人?!?

“我也給過你機會,但是這兩年來,你除了證明自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以外,還證明了什么?”

江尋月動作輕緩,拿出一個潔白玉瓶,放置在丁烈的身前。

“這是三枚凝氣丹?!?

“你我無緣,就此別過吧?!?

江尋月并未壓低聲音,在場之人,都能聽到。

這番話,她不像是對丁烈說,倒像是在給這些天劍宗弟子說。

“我就說嘛,江師姐怎么可能答應這個廢物的表白,像江師姐這樣的天才,也唯有柳師兄才能配的上!”

“柳師兄乃是這一代執劍之人,與江師姐那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?!?

“丁烈這種廢物,哪能與柳師兄這種絕世天才相比,簡直是侮辱柳師兄!”

人群中,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。在他們看來,江尋月乃是一輪高高在上的明珠,豈能被丁烈這堆牛糞沾染!也唯有天劍宗這一代的執劍之人,才能配的上她!

丁烈臉色蒼白,他沒有去望江尋月,而是將地上的玉瓶收起。

這個動作,落在眾人的眼中,格外的可憐,就好似一頭受傷的老狗在啃食著別人扔下的吃食。

江尋月神情平靜,看到丁烈將那一瓶凝氣丹收下后,眼底深處,浮現出一抹淡淡的鄙夷。

她果然沒有猜錯。入宗三年,丁烈的性子早已被磨平,現在的他,完全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廢物!

丁烈的耳邊,久久回蕩著那句話,‘你我無緣,就此別過吧……’

江尋月那漫不經心的樣子,深深的烙印在丁烈的心頭,將他所有的希望和尊嚴統統碾碎。

這一刻,丁烈竟是沒有太多的悲傷,反而有些想笑。在進入天劍宗后,他連續一年為江尋月驅除寒毒,讓她覺醒了七條靈脈,成為無上天才,而自己卻被寒毒侵蝕,靈脈蟄伏,淪為廢物。

然而現在,江尋月不僅沒有任何的感激之意,言語之中反而充滿了嘲弄。

丁烈心中那抹仙女般的倩影,徹底破碎。

“既然如此,將血紋戒還給我?!倍×疑斐鲇沂?,冷靜得有些可怕,眼底深處閃爍著一抹恨意。

那枚血紋戒,是母親留下的,丁烈從小便放在身上。三年前,與江尋月許下諾言,他不惜將意義珍貴的血紋戒送給江尋月當信物,可知是有多看重這份情。

然而現在江尋月的舉動,卻將丁烈心中的那份情愫徹底摧毀!

“我已將之放在廢墟,你自可去拿?!苯瓕ぴ律袂閷庫o,不急不緩道。

丁烈臉色一白,如遭五雷轟頂,身軀猛地搖晃了一下。

廢墟,那是天劍宗扔垃圾的地方,所有沒用的東西才會扔在那里。江尋月竟然將血紋戒扔在了廢墟!

原來,人家早就將他棄之不顧,而自己卻還傻乎乎的相信著什么狗屁諾言。

而在這時,人群中響起一陣喧嘩。

眾人都是抬頭望去,一眼便看到天穹之上的那襲白衣俊男,單手負后,腳踩飛劍,瀟灑自然。

“想不到柳師兄年紀輕輕,御劍術卻修煉到如此境界,不愧是天劍宗這一代的執劍之人!”

人群中發出驚嘆聲,眼中滿是羨慕。

執劍之人,意味著很有可能成為天劍宗的下一任宗主!要知道這柳長風年僅二十,實力已達先天之境。

從始至終,柳長風的目光都落在江尋月的身上。很顯然,他出現在這里,乃是為了江尋月。

“柳師兄?!碑斄L風出現時,江尋月嫣然一笑。

柳長風御劍而來,落在江尋月的身旁,輕輕拉著江尋月的玉手,柔聲道:“辛苦你了?!?

看著眼前這一幕,丁烈拳頭握得‘咯咯’作響,臉上爬上一絲絲猙獰!

到了現在,他已是徹底明白,這江尋月早就已經和柳長風勾搭在一起,今日的一切,本身便是一個莫大的笑話!

“走吧?!苯瓕ぴ吕淠膾咭曇谎?,隨后一臉溫柔的對柳長風說道。

柳長風輕輕點頭,單手掐訣,帶著江尋月‘嗖’的一聲就飛走了,連看都沒有看丁烈一眼。

丁烈眼中閃爍著一道道寒芒,低沉道:“江尋月,老子定要教你后悔!”

“噗——”

就在丁烈憤怒之際,一道恐怖的指勁,從天而降,直接射穿丁烈胸膛,丁烈猛地一軟,癱倒在地。

“看來柳師兄,對丁烈很是不滿啊……”

這一幕,所有的弟子都看到,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。

最終,所有弟子都離開龍門山廣場,留下一個重傷的丁烈,在地上掙扎。

劇烈的疼痛,襲遍全身,丁烈艱難的挪到望月石旁,臉色蒼白無比。

他的修為,直接被柳長風一指廢掉,殘留的指勁,瘋狂的破壞著體內的經脈!

“江尋月,柳長風!”丁烈雙眸中的恨意,幾欲噴出火來。

當他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兩個名字之后,腦袋一歪,直接暈死過去。

轟隆隆……

沒過多久,雷音滾滾,烏云密布。

咔嚓!

一道道閃電劈落而下,雷霆交織,猶如一頭頭猙獰雷蛟。

那閃耀的雷光之下,忽然出現一抹血色。

那一瞬間,整座龍門山似乎都被血色覆蓋。

轉眼,那抹血色收斂不見,而丁烈的左手食指之上,多了一枚血紋戒。


 第二章 九轉道經轟!

狂雷滾過,黑云狂卷,一場瓢潑大雨,就此而下!

大雨沖刷在丁烈那消瘦的身子上,將那火焰熄滅,將那鮮血沖散,將這位十六歲少年沖的醒轉過來。

丁烈緩緩睜開雙眼,那本來明亮的眼眸中,滿是黯淡、冰冷。

“呼……”

胸口劇烈起伏著,一縷縷鮮血從嘴角溢出。

“江尋月、柳長風……”

丁烈那堅毅的臉上,陡然浮現出一絲猙獰之色。

他從始至終都沒有想到,江尋月竟然早就和柳長風在一起。既然她早已背叛了他,那又為何遲遲不對他說?難不成就是為了讓他幫忙驅除寒毒?

“江尋月,你好狠的心!”

想想自己這些年來,為了幫助江尋月驅除寒毒,日夜遭受那寒毒的侵蝕,卻落得個這般下場。

丁烈啐了一口血水,眼神發狠,強撐著重傷之軀,朝著山下走去。

他心里很明白,以他現在的實力,別說報仇,就是在這天劍宗立足,都有些艱難。

由于之前幫助江尋月驅除寒毒,導致體內的諸多經脈受到影響,連自身覺醒的五條靈脈和先天之體,都陷入沉睡。這也是為什么丁烈浸潤天劍宗三年,修為卻一直停滯不前。

而且現在,柳長風的那一指,已經是讓丁烈的修為,一絲不剩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就在丁烈剛走出龍門山廣場的時候,突然瞥見自己左手食指上,有著一抹血色。他定睛一望,不正是娘親留給他的那枚血紋戒嗎?

江尋月明明說已經將血紋戒棄之廢墟,怎么會出現在自己身上?

丁烈凝神望著手上的血紋戒,眼神疑惑。

“你終于來了……”

就在這時,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在丁烈的腦海中響起,回蕩不止,讓人心生驚懼。

“你是誰?”丁烈警惕的問道。

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腦海中,任誰都會警惕。

“你別管我是誰,你只需知道,我能幫你?!钡统辽硢〉穆曇粼俅雾懫?。

丁烈眉頭一皺,語氣平靜下來:“你能幫我什么?!?

那聲音沒有第一時間回答,倒像是故意吊丁烈的胃口。

丁烈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眼睛虛瞇,不耐煩道:“不說就滾!”

“咳……”

那低沉的聲音陡然咳嗽了一下,似乎被丁烈給嗆到。

也許是覺得時機差不多,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你現在需要什么?!?

丁烈抿了抿嘴唇,眼神中泛起一絲光芒,輕聲道:“我需要實力,強大的實力?!?

經過這件事,讓丁烈對力量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渴望,他渴求著自己能有實力,不為別的,而是讓自己有尊嚴的活著,讓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,而不需要別人來指指點點!

“我的全身經脈,幾乎全部廢掉,而靈脈也僅剩半條,若不是因為本身是先天之體,只怕早已死在那柳長風的一指之下?!?

這種情況之下,丁烈并不覺得有崛起的希望。就算將經脈修復,但他還是一個廢物,根本無法修煉。

半條靈脈,乃是廢物中的廢物。

因為每個人一生下來,最少都會覺醒一條靈脈。

“別說是經脈全廢,就算是讓你恢復先天之體又有何難?”那神秘人嗤笑一聲,語氣狂傲,充滿不屑。

“當真?”

丁烈身軀忍不住一震,低聲問道。語氣之中,透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激動之色。

在天劍宗的三年,讓丁烈的性子收斂不少,也磨平棱角。

沒有為江尋月驅除寒毒的時候,他的天賦乃是上佳,有時候難免有些飄飄然。只是在那之后,丁烈就完全變了一個人,變得沉默寡言,認真做事,一絲不茍。

因為他知道,自己已經沒有了從前的天賦,只有憑借著努力來填充。

不過,修煉一途,講究的便是體質、天賦。沒有天賦的人,一輩子也只能在后天之境掙扎,只有真正的天才,才可邁入先天,開辟另一扇大門。

像之前的丁烈,便擁有著先天之體、五條靈脈,突破到先天之境,本來極為容易。奈何為江尋月梳理經脈,驅除寒毒,導致自身經脈受到影響,落下了病根。

現在聽到有人可以他恢復先天之體,丁烈頓時心中燃起了希望的火焰。

“輕而易舉?!?

沙啞的聲音,顯得極為平靜。

下一刻,丁烈只覺得腦子一漲,腦海中突然多了一部從來未曾見過的功法,其名《九轉道經》。

當丁烈意識觸碰《九轉道經》的一瞬間,立馬便被吸引住。

“九轉道經,萬古第一!”

《九轉道經》的開頭便注明了這一點,不得不說,很直觀也很吸引人。

丁烈仔細往下看去,心中愈發驚駭。

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,萬物皆道,道法自然……”

“道經分九轉,第一轉:血氣如焰、吐氣如雷!”

在后面,便是記載的《九轉道經》的修煉方法。不過,只能看到《九轉道經》第一轉的修煉法訣,后面八轉,明明存在于腦海中,卻無法看到。

當看完《九轉道經》第一轉之后,丁烈冰冷的心緩緩燃燒起來。

如果修煉這部功法,恢復先天之體輕而易舉,甚至還可以讓他的先天之體進化!

他從來沒聽說過還有功法可以提升體質的。

一般來說,人的體質都在生下來的時候就注定,每一種體質都有著各自的特性,修煉下去,便能將那些特性發揮到最強,這一點倒是可以肯定的。但是,從來沒有人可以將自己的體質進化!

先天之體永遠只能是先天之體,是絕對不可能進化成霸體的。

而霸體也永遠是霸體,永遠無法進化成皇體。然而這九轉道經,每一轉,都可以進化一次體質!

這是何等恐怖的功法,難怪敢稱‘萬古第一’!

“敢問前輩名諱?”

丁烈一臉肅然,強撐起身子,對著虛空一拜,聲音鏗鏘有力。

今日之禍,若非有此人的相助,只怕他已經徹底淪為廢人!

丁烈素來恩怨分明,雖然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何目的,但不可否認人家幫助了他。

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叫我血老就行,你也不用拜,我就在血紋戒中?!?

這是一片未知的世界,天穹之上,布滿血色,大地暗黑,一條條血河橫空,透露出血腥無比的氣息,讓人聞之作嘔。

這片世界的中央,血氣粘稠,讓人無法看清周圍的一切。

有著一位干尸一般的血袍老人,存在了不知多少歲月,仿佛經歷了整個萬古……

今日,這位干尸一般的老人睜開了雙眼,渾濁的老眼中竟然是熱淚盈眶,嘴里不停的嘀咕著,不知道在說些什么。

丁烈低頭望向左手食指上的血紋戒,不由摩挲了一下,心中暗暗道:“血老,今日之恩,丁烈定然銘記在心!”

“小子,你還是快些修煉吧。報恩之事,以后再想?!毖系穆曇繇懫?。

丁烈不由愕然,自己明明沒有說出來,血老是怎么知道的?

這下子,血老在丁烈心中的形象,陡然高大起來。

“用《九轉道經》煉化凝氣丹,事半功倍?!?

在丁烈愣神間,血老留下了這句話,便消失不見了。

丁烈可以感覺到,血老應該是將意識退回到血紋戒當中。

“血老?”

丁烈忍不住呼喚了一聲。

果然,腦海中沒有任何的回響,看來血老是真的退回血紋戒了。

丁烈重新坐回石凳上,將江尋月留下的那瓶凝氣丹拿了出來。盯著這玉瓶,丁烈眼神有些恍惚。

“你我無緣,就此別過……”

好一個你我無緣!

丁烈眼神堅定,握住玉瓶的右手也忍不住緊了緊。

沒有再猶豫,直接將玉瓶里面的三枚凝氣丹倒出。

三枚潔白無瑕的丹藥靜靜的躺在丁烈的手中,散發出一股股淡淡的清香。丁烈只是聞了一下,頓時覺得身上的疲憊都驅散不少。

“不愧是凝氣丹!”

丁烈贊嘆了一聲,仰頭直接將三枚凝氣全部吞下!

如果這一幕被人瞧見,恐怕又得嘲諷丁烈沒見識。凝氣丹這種東西,必須要一枚一枚的吸收,而且必須要等第一枚吸收完畢之后,才能服用第二枚。

只有這樣,才能將凝氣丹的效果發揮到最佳。

凝氣丹剛入腹,便化為一股股精純的力量,沖向丁烈的四肢百??!

丁烈趕忙屏氣凝神,運起《九轉道經》。很奇怪的是,明明第一次修煉《九轉道經》,丁烈卻沒有任何的生疏感,反而極為流暢。

就這樣,丁烈陷入到修煉當中。

飄忽在涼亭四周的一些天地靈氣,都是有意識的朝著丁烈匯聚而去,沿著周身穴竅,鉆入體內,淬煉肉身。

丁烈不知道的是,在龍門山廣場之外,有著一群外門弟子等候已久,一直在等著他的出現。


萬古神帝》完整版內容已被公眾號【最新讀物】收錄,打開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眾號 → 搜索(最新讀物)關注后回復 【112】 或 【萬古神帝】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繼續閱讀后續章節。

掃碼直接關注微信公眾號
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請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塔河新聞網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塔河新聞網 X1.0

© 2015-2020 塔河新聞網 版權所有

微信掃一掃

微信群平台